冬日忆友

最近忽又想起许多往事,念起许多故人。逝去的伙伴啊,我还不曾忘记你,光阴的故事是否已在你身上烙下印记?深知的或已淡泊,熟悉的或已陌生,然记忆依然鲜活。

鸭子:全班的人因为你流行《烟火》,还记得你批评我不会唱歌,不管如何,我看到了你脸上的执着。还记得你给我讲梁实秋、周作人,还记得你读“小荷才露尖尖角”时的眼神,那首《天地一沙鸥》我至今喜欢,“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热闹的工作下,你是否依旧那般孤傲?

猪:最了解我的人是你,我很无奈,但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有些想法,虽然你自己不会那样去做,不会那样去想,但你总知道我会那样去做,那样去想。我做了即使你自己不曾想过要去做的事,你也总知道我的理由。这种默契很让我服气,也很留恋。习惯了与你之间的默契,我总为人与人之前的鸿沟感到诧异。 岁月的年轮辗转多年,如今的你,早时的情调是否依旧,还会给老婆写情诗吗?

喜勒:你的肌肉与力气我一直都很羡慕,举手投足都充满了男人味。还记得我挨打时你为我流的泪,那是我见过你的唯一一次。你总不跟我们联系,是否因为你“狐朋狗友”太多,走到哪都不寂寞?现在的你,笑声是否依然那样爽朗?

永武:你的民警帽子真的不是我拿的,呵呵~。想不到小学时我们居然有缘相聚,并渡过了那么美好的时光。可是你也是个不爱联系的主,哎,其实我也 一样。还记得那个夏天,你来我们学校,在我租的那家房子的楼顶上,月光下,我们摆开一桌,喝着啤酒,挥洒豪情,好不惬意!几个人已经不记得了,但我们四个都是在的。好希望能再相聚,胡闹一阵,不知还会不会有那样的激情?……

同银,我已经不记得你的名字是不是这样写了,淡忘了许多已逝的美好,但还记得你的鼻涕、你的笑脸。可以肯定的是,在跟朱他们熟悉以前,已经跟你很熟了。这个熟,不只是面上的熟悉,我依然记得你当年没考上高中时我是多么痛苦,因为真的不舍与你分离。还记得你跟我说,曾在高中的大门上写下我的名字,那个时候,就像我们常唱的“我要亲手触摸那月亮,还在上面写你的名字”一样让我幻想。如今,我的朋友,你在何方?已不再是旧日熟悉的你是否有着依然的笑容?

…………

…………

一个个名字在脑海翻腾……,罢了,还不是进行人生总结的时候,历史还待创造呢。

感谢童年,感谢家庭,虽然贫困,但是精彩!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