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与政府

刚刚与MM聊天,无意中谈到消息封锁,她的一句话很让我感到惊讶。她说:封锁好啊,免得为那些事闹心。我心想,了解事实真相是你的权力,至于是否有能力接受事实,以及如何应对那是自己的问题。

这不禁让我联想到中西方在对政府的期望上的区别:
当年五月花号的事迹也许颇能说明西方的特点:各自都有明晰的主张,并有执行其主张的强烈愿望。为了平息纠纷,他们签订了著名的“五月花号公约”,同意将原属于自己的一部分权力授予某些人,以代行管理和协调的职责——这便是政府。
另一方面,中国人所要的政府类似于保姆。许多事,我们没兴趣没态度,或者有态度但是懒得去争。我们干脆找个保姆,只要还有吃有喝、最好不被人欺负,就乖乖地不吵不闹。至于有些地方保姆说那儿危险不能去玩耍、至于有些东西保姆说我们未成年不能看,都一概遵从即是。甚至,保姆还要告诉我们,我们吃的有多么的好。这可是个双重需求,一方面保姆需要我们相信自己吃得很好,以感谢他工作努力、卓有成效;另一方面,我们需要保姆这样说,以告诉自己生活很幸福、世界一片和谐美满。至于实际上好不好,最好别说出来,以免惹得保姆也惹得我们闹心。

这又让我联想到一个观点,说中国人很勤劳。这话诚然不错,但我猜,这个勤劳也许只限于自家一亩三分地,其它的倒很懒。譬如大众利益(其实大众更关乎自己,但许多人看见的只是与自己直接相关的利益)、更譬如他人的利益。关于对他人的漠视,《狼图腾》里有一段描述印象深刻:

“当狼咬翻那只大羊的时候,立即引起周围几十只羊的惊慌,四处奔逃。但不一会儿,羊群就恢复平静,甚至有几只绵阳还傻乎乎战兢兢地跺着蹄子,凑到狼跟前去看狼吃羊,像是抗议又像是看热闹。那几只羊一声不吭地看着热闹,接着又有十几只羊跺着蹄子去围观。最后上百只绵羊,竟然把狼和血羊围成一个三米直径的密集圈子,前挤后拥,伸长脖子看个过瘾。”

我又想起坐出租车的经历。
司机往往会问乘客,我们走 A 线还是走 B 线啊?
如果对当地的路不熟悉,我往往会随便应付一句:你看着办吧。
这句话通常包含以下假设:
司机肯定比我熟悉;
我懒得去熟悉;
司机一般是好人,不会故意绕圈坑我;
即使坑我也不至于太过份。
这与我们对政府的设想多么像:
政府肯定比我清楚;
我懒得去搞清楚;
政府一般都是为民办好事,不会故意害人民;
即使地方政府乱搞,中央政府还是好的、即使有腐败分子,还有反腐败呢。
于是,当一个个政策出台、当国家面临选择的时候,大部分人也都是:
懒得管,政府看着办吧!(管不管得着是另一回事)

中国人向来很骄傲自己的文化,几千年来,中华民族不时遭受外来侵患,甚而几度被外族统治。但中华文明却从未中断,外来的统治者非但没有改变我们的文化基因,反而被同化。联想到当下对于政府强权统治的批评,我想,这也许不是政府一方面的责任,在保留这份批评的同时,更多地应该反思自身。当下的中国,有的是沉默的大多数,民主意识离许多人的骨髓还远得很。一下子去除了强权,指不定出多少乱子。(还记得那则新闻吗,说是某地几个人合伙承包了一个鱼塘,因为当地警察力量薄弱,随着天干鱼塘水浅,成群的人下水抢鱼。一边是承包人跪着哭求不要抢他的鱼;一边是成群的人抱着鱼嘻笑颜看,后悔带少了袋子……)

让沉默的大多数们明白:他天生拥有自己的主权,只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同意把自己的一部分权力授予政府(并保留其他所有未明确授予的权力);而并非天生犯贱,需要一个强权镇压。如此,断不至于有见人家拿着自己的武器对付自己而默然的态度;也不至于当镇压不在时,出现幸灾乐祸、不负责任哄抢的事。

人民,决定着政府的性质;政府,宣传、教育出认同他们意识形态的人民。

Update:

请支持:
国内首个针对 GFW 的诉讼!

附:
本人在 cndigg 投票支持时留的言:

支持!
想想那些在色情与娱乐面前眉飞色舞,
却在被镇压时吓得不敢作声的人们,
心中无穷的悲悯。。。

这样的人在你争取民主时,
恐吓、打压、讥讽……无不净其能。。。
生怕你的努力连累了他们享受被强奸的快感,
却又在事情成功之后坐享果实、侃侃而谈,
仿拂那全是他们的功劳。

附:
英文digg.com的投票页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