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死亡

死亡

摄影集《生命的肖像》:

2005年12月,辽宁教育出版社引进了摄影集《生命的肖像》,作者是德国摄影师瓦尔特·舍尔斯(Walter Schels)。我今天才看到,非常震动。

这本摄影集专门拍摄死者。每个人拍摄两张照片,一张是垂死的时候,另一张是过世的那一天。两相对比,效果非常强烈,你会感叹活着和死了是多么不同,你会追问自己到底什么是死亡!

记录下死者最后的面容,这就是这本《生命的肖像》的主题。

舍尔斯感到,我们这个社会有一个严重的缺陷,就是将那些垂死的人们排除在社会之外,仿佛他们已经不是人类了。他用这本摄影集,提醒人们关注这个问题,关注那些默默的、痛苦的、等死的人们。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

在发文之前,我就知道这个话题很阴郁,这些照片本身也有点阴森(尽管它后来被选为德国年度最佳肖像作品),有的朋友可能不想看到。但是我还是想贴,而且今天还想接着谈谈我的感受。

我一直感到,我们这个社会不愿意谈论死亡。当然,不是真的不谈,而是将死亡说成好像是其他人的事情,完全用一种与己无关的口气在那里说。一个明显的例证是,当死亡发生,人们总是安慰家属节哀,但是好像没有人意识到,这个时候最悲痛的那个人正是死者本人!我们为什么不去关心死者怎么想呢,为什么不去思考怎样安慰那些将死、甚至已死的人们呢?

法国哲学家萨特在回忆录《词语》中说,在28岁之前,他从来没意识到有一天自己会死。但是,等他意识到以后,他觉得生命从此就不一样了,他看世界的方式完全变了。苹果公司的总裁乔布斯说:“生命很短,几十年,然后你就死了,你明白吗?”是啊,你明白吗,如果我们没有做好死亡的准备,那么其实我们也没有做好活着的准备。

My Comment:

这个话题,还有那些照片,确实很阴郁。

记得我看前一篇的时候,刚看了个头,就赶快换到下一篇文章去了。

但是之后又忍不住换回来细细读完。越读越认真,最后决定把它分享给其他人。

死亡是所有生物最终极的无奈与悲哀。我曾亲见过一只猪寂静地看着它的同伴死去而悄然落下泪来。况乎人类。。

人的一生当中,我们可以犯很多很多的错误。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大不了重头再来。但是当死亡来临,便再也无力抗拒。那是无穷的夜幕,徒留深深的悲凉。

后记:

记得我还在读中学时,就经常想到死亡的问题。想着想着就会流下泪来,觉得很悲哀。有时这种悲哀感会越陷越深,就像跌进无尽的深渊。时间越长、速度越快、陷的越深,四周越发黑暗,渐而感到恐惧。这时,特想找个温暖的怀抱,一头栽进去就再也不怕了;特想遇见一位大师,能够说服我死亡是件多么好的事情。可惜的是,面对死亡,没有终极温暖的怀抱。于是我说服自己不要再去想这样的问题,直至今日。

有人说,正因如此,我们要将有限的生命为人类做出卓越的贡献,以期流芳百世、传承千古。为善,的确是件伟大的事情。可是,这就是生命的原始意义么?我们穷其一生,就是为了流芳百世,为了别人评价我们是一名伟大的“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家/革命家……”?

重要的是,“你”已经不存在了:你的身体不存在了、你的意识也不存在了。这个地球依然慢悠悠地转着,你却无法再回来看它一眼。
纵然你深深地爱恋,你热爱的人们,他们如今怎样?你热爱的这片地儿,你死后依然人来人往,你的幽魂可想再来逛逛?你喜欢的小吃,还是那么美味,却再也品尝不到。
纵然你学富六车、才高九斗。组成你大脑的那些分子,依然在这世上游荡,却再也无法组成一个整体,像你过去那样思考。你苦苦冥思的那些难题,如今被人攻克,你可想回来看看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