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自由软件

桌面 GNU/Linux 不仅仅是玩具

我想讲一个我自己的笑话 :-) 。

就在发本主题上一封邮件的时候,我也在升级系统,其中包括 ibus(我的系统 Debian sid/experimental, ibus 好像是从 1.2.0.20090723-1 到 1.2.0.20090806-1)。升级完后,我发现我输入不了汉字了。后来在 ibus-setup 中,找到了一个 “Use system keyboard layout setting” 的选项,选上,好了。

如果我把这个问题做一个 bug report,会被鄙视吧。确实,在这个问题上,ibus 没有 bug,可是这不应该是一个稳定版输入法的表现。

普通用户对于输入法的需求,就是随时随地在他/她需要的时候能打出字来。否则就写不了财报、写不了邮件、写不了合同……,就会严重影响他的工作,他就会打电话投诉服务商。如果服务商向他推荐的是 GNU/Linux 系统,他就会认为 GNU/Linux 系统打不了字,进而对此服务商心存疑虑(企业用户选择 GNU/Linux 作为办公环境,主要是信任服务商,而非单纯地认为 GNU/Linux 系统好用)。

我想,计算机系的同学对别的专业的知识不是样样精通吧。那么,我们也不能要求别的专业的用户花费大量时间,来学习计算机的知识。一个系统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整体,他不会去分什么内核/桌面,甚至更多稀奇古怪的术语。如果 Firefox 出了问题,他们就会说 GNU/Linux 系统上不了网;如果 ibus 出了问题,他们就会说 GNU/Linux 系统打不了字。

用户关心的始终是自己的核心业务。我们推荐 GNU/Linux 时,从来都强调它很稳定、很安全,很简单、很好用。除了在服务端,在桌面端,GNU/Linux 系统也是 productive 的。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计算机是一个顺手的工具,时刻准备为你服务,而不是要你时不时地去伺候/配置一下。

希望这个笑话,可以让大家看到普通用户和开发社区的朋友看计算机的角度不太一样。在用户眼里,我们离稳定还有一些距离。如果说人手不够暂不考虑,自是合理,但希望稳定版是个方向。

GNU/Linux 不仅仅是一个可爱的玩具,它需要走向产品化,我们用自己的职业生涯努力促进这一进程。很多人反感“菜鸟”们来玷污他高深的玩具,但我想,一个真正认同自由软件理念的人,一定也是乐意分享、乐意看到自由软件发扬光大的。

GNU 25周岁,生日快乐!

好久没更新了,感觉要学的东西太多,还没到总结的时候。:)

下面是刚刚发在哲思邮件列表的话,当是一次更新吧。

GNU生日快乐

—————————————————————————————————————————

争辩是最没有意思的事。
大部分的辩论不是为了证明真理,纯粹是为了打败别人保卫自己。

当私有软件横到我的面前,第一选择就是拒绝。

与其哭天喊娘请求别人开放自由,不如去做点实事。自己开发的东西,爱用什么协议用什么协议。
所以各位 idealist,最重要的还是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当你成功了,俗人们自然会跟随而至。

这世界的主要组成部分,都是那些没有原则的人。他们会说,不自由又怎么样,不就是个软件么,又不是很了不起的事。尊严就是这样一步步地丧失的,就像那只温水里的青蛙。

我的想法是,自己的原则尽量坚持,旁人爱用什么用什么,你的自由关我什么事。

当然,这是很自私的想法。我做不到:
舍得放弃 MIT AI LAB 的工作;
一无所有、孤立一人的情况下宣布 GNU 这样庞大计划的气魄;
夜以继日、年复一年地 coding,不领一分工资、无视物质诱惑;
永远精力充沛、毫不厌倦地向各色人等宣讲自己的理念;
……
…………
所以,我敬佩他。这个世界正因为还有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存在,才可能变得更加美好。
同时,我也感谢他,因为我正享受着 GNU 带给我的自由。

当然,不一定他提倡的所有的事都能做到,但做不到不代表不赞同。
譬如 Adobe Flash Player,有的人一边用着一边享受着被强插的快感。
但我使用它,更多地像是被监禁。Gnash 或是其它可替代的自由软件成熟之时,即是我越狱之时。我一点都不觉得处在这狱中是理所当然,并时刻准备着逃离它。
那一天,我会学着喊一句:Freedom!